蝠王正告人类:野生动物教你做人!

2020-02-23 14:42:25 admin

满纸胡言、满嘴谎话、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善之人类

图片关键词

尔人类自孩童即受教育——“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且从今日起,我蝠王敦促你们停止欺骗,我蝠王与众等动物没有你们人类这样的朋友,难道你们人类对待朋友的方式就是吃掉他们,首次见面一打招呼便是“能吃吗”?你们人类对待好朋友的方式真是独特啊,爆炒、清蒸、水煮、火烧、盐腌、酱卤、慢炖、熬制、生吃,滚啊,谁要和你们人类这样的生物做朋友,大自然里的单细胞都不想!自此而后,你们人类不要再告诉你们的孩子,我们动物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的书上不要再白纸黑字地写着“动物是人类的朋友”,你们于我们所犯下的罪恶实乃罄竹难书!今时今刻,藉此荆楚大疫,我类众灵在大自然的天罗地网之中细数人类多宗大罪,严告尔等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若再复前辙,纵汝手中持有原子弹,然我辈何惧!你们睁眼看世界,你们人类除了自己,自然之中还有何生灵和你们同一战线,就连你们最忠实的朋友——狗也已被屠杀而正在“狗肉节”被四分五裂地卖给食客,你们人类在这个地球上的确是孤独的,其余一切延续了千万年的生灵全都是你们的口腹之欲,如此谁敢和你们做朋友,只有你们欺负我们不会说话,大言不惭地昭彰我们是你们的朋友,我呸,况且你们人类这样的生灵不配主宰这个世界!你们的原子弹是用无机物造成,而我们的武器乃是用我们的血肉之躯浇铸,正如时下的病毒,你们吃了我们,我们没了,但你们吃了病毒,你们也会没了。你们吃的每一口肉,也许就是我们用生命制造的那一件武器,并由你而起扩散出去。人类,孤零零地站在我们对面,开始接受我们的审判吧!

图片关键词

蝠王我已在地球上生存超过5000万年,你们人类不过300万年。大场面我见多了,自己身上就装着1000多种病毒的大场面,哪一种病毒搁你们人身上都够你们喝几壶的。知道你们的足迹到了哪里,哪里的动物便销声匿迹,所以我远离人类、昼伏夜出,离你们远远的,在远离人烟的地方与野生动物同地而栖。知道你们人类喜欢高颜值,所以我把自己的丑值弄得高到违反广告法,并且和个吊死鬼一样老是头朝下,混迹江湖几千万年,处世原则已然明了,知晓低调才是硬道理,可我就万万没想到碰上了你们人类这样的憨货,为物欲所支配的你们连我都下得去嘴,更别说其它野生动物的处境了。本来动了野生动物,已经就是你们人类过界了,自诩的文明社会生活久了都忘了自己也是动物了吧,动野生动物干嘛?你们人类承认自己是野生的吗?!竟然还敢动我的子民,拿去做什么“福禄宴”,我们几千万年的资历值多少身价哪,这次你们就十几亿人一起坐月子付我这顿饭钱吧,我祸祸你们都不用亲自出手,找几个中间宿主就行了。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忘了03年的非典了吧,这次湖北疫情是第二次,我今天特地请了我的几个种子宿主来陈情并状告人类发指罪行,以示警告,如后仍不收手,我们动物界的厉害角色还很多,哪一种动物不带点对你们人类有害的病毒还真都不好意思在我们圈里混,比较弱的家养动物都有几把刷子,和你们关系好的狗都有狂犬病,鸡鸭有禽流感,牛有疯牛病,每一种为人类所屠宰的动物身上其实都封印着病毒,而打开这些病毒魔盒的钥匙便是人类无情的滥杀与贪婪的滥吃。还是那句话,你看这块肉,它又大又圆,但它也是一件武器。接下来,便是我宿主们的状告:

 

人类一宗罪:食穿山甲也!

图片关键词

穿山甲状告人类:我曾五湖四海皆袍泽,直被人类吃进濒危红名单!

我们穿山甲已在地球上生存了4000多万年,分布在亚洲与非洲,没什么脾气,也不无故攻击人类,平时也是昼伏夜出的,虽然看着谁都能欺负的样子,但老天给了我一身活命用的甲片,几千万年来,每有危险,我便缩成一团,也不会通过回击来打跑敌人,就是这样,狮子那样大的猎食动物也奈何我不得,所以一般我们都能活到寿终正寝,除非我们遇到一种名为人类的“文明”动物……

图片关键词

据中国人上世纪末的数据显示,我同类在大陆地区有6万名,08年为25100-49450,而在之后的十年内,数量直崖似地锐减90%,直到今天也已被定义为功能性灭绝,中国绿发会用了4年时间,在南方7省进行观测,指出目前有效观测、记录并查证到的中华穿山甲数量仅为11只。中国大陆的穿山甲吃完了,又开始吃东南亚的,东南亚的吃濒危了,又开始吃非洲的。我们活了4000万年,过不了多久,就要被这帮300万年的文明人吃个精光啊!他们人类认为我们的肉、我们的鳞甲、我们的血有食用价值、有药用价值,且不说真实与否,生而在世谁又可能没有半点儿价值,人类于我们动物界的狮子老虎而言,没有食用价值吗?!难道有价值就要被人类把我们摔晕、割掉舌头、分剥甲片、炖汤炒饭吗?即便有价值,那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自己的,与你人类何干?!不就仗着不知道怎么来的统治权,强行掳掠烧杀我们嘛!竟也有脸称我们为朋友,竟也一直标榜自己善良,你们配吗?!看看你们是怎么杀我们的吧:

被人类捕获的穿山甲会本能地团成一个球,而人类则往往会使劲地摔打它们以打开身体,紧接着会用钩子强行拉开,然后穿山甲会被放到火上炙烤直到鳞甲脱落,有的地方则会用电锯或斧子将鳞甲切除,不管哪一种方式都是在穿山甲活着的状态下,有多痛苦你可以想象。

图片关键词

一位穿山甲母亲,为了保护怀里刚出生的孩子,在人类的摔打、火烤之下始终保持蜷缩状态,直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也未肯松开怀抱。最终,准备吃它的人类,从它的尸体怀中发现小穿山甲,脐带仍与母亲紧紧相连!(关于母爱,在解救一批被走私的穿山甲过程中,保护者吴诗宝曾亲眼目睹,一位穿山甲母亲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生怕人类将它的孩子从身边抢走。在经历猎人抓捕、走私者的贩卖运输后,又面对众多解救人员的围观时,这位母亲的眼睛中不时流露着绝望的眼神,解救人员试图对母子鉴定测量时,几个大男人怎么掰都掰不开。)

我们穿山甲正告人类: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多伟大,我们低级动物不可能伟大到可以医治你们高级动物的疾病啊,况且还是精神方面的问题,你们人类无休止的贪婪、没边界的物欲、浮夸的炫耀劲头那是病入膏肓的精神病啊,嘴上说着我们是你们的朋友,嘴上也吃着我们的血肉之躯,嘴上说着众生平等,嘴上又吃着一切众生,说到做到才能停止作为自然界的神经病患者啊!这一次的疫情算给你们提个醒,如果你们人类一意要在精神分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那我们用生命铸就的生化武器只会越来越强,我们终将要起来将人类的统治掀翻,你们人类的道路也终将越走越死。

人类二宗罪——大虾状告人类,杀无算,竟虐杀!

图片关键词

精致若用生命堆砌,终究难掩亮丽下的丑恶。

但若我们虾类会说话,我们首先会告诉你们人类一个你们至今仍在困惑的问题: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无公平与正义?我们虾类今天代表自己更代表为你们所驯化的猪、牛等众生告诉你们:没有公平,更没有正义!但若要说公平,我们虾类在这个地球上的时间远比你们人类早,地球也是我们的家,而不只是你们人类的领地,并且我们也从未打扰你们人类的生活,明白说,我们两不相干,那如果有公平,那在我们没吃你们人类的情况下,为何人类可以生炒、烧烤、煎炸我们的生命?况且今天我们已经完全沦为你们的口下之物,牛羊猪亦是,所以你们可以吃我们,我们生来就被吃,所以这个世界上有公平?再说正义,哪怕是迟来的正义,没有公平更何谓正义?我们明确地告诉你们人类,但凡其他诸生还在被你们人类所烹吃,那就没有正义!

现在转述一篇出自你们人类之手的报道:

2001年4月20日晚,军常委在招待所设宴招待刘亚洲及其工作组一行。席间上来一道冷菜:龙虾刺身,龙虾刚被活生生地剥去壳,肉被削成一片片的,它还活着,眼珠子滴熘熘转,放射出可怜的光,长须颤动。

刘亚洲停箸于桌,脸露愠色。主人再三劝他,终不吃,却讲出下面一席话来。现在,19年过去了,读来仍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我不吃,不是不能吃龙虾,而是这种吃法与我理念不合,我见不得这种吃法,如果为了表示新鲜,你告我一声也就得了,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我绝没有指责你们的意思,因为全中国都是这种吃法,都是这副德性!

江南人很柔弱吧,苏州是胭粉之地,温柔乡里一掷千金。那里也有一道名菜“松鼠桂鱼”,很残酷。鱼儿被剐、被切,被油炸,端上桌还务必得活着,嘴巴翕动,否则不足以展示厨师的手艺,宾客点头,大快朵颐。

你们想过没有,他们仅仅是为了新鲜吗?不是的,这其中折射的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一种阴暗的、残忍的心理。

中国(现行)文化有相当残忍的一面。它发明了最恶毒的骂人的话。它发明了最毒辣的对动物的烹饪法和食用法。

 

你们知道广东人什么都吃,天上有翅膀的除了飞机不吃,地下带腿的除了桌椅不吃,其余通吃,“三叫”知道吧?把刚出生的小老鼠囫囵吞吃。筷子夹起来蘸酱油是第一叫;放进嘴里用牙齿一咬,是第二叫;咽下肚是第三叫。

河北有一道菜唤作“生离死别”,把活甲鱼塞進蒸笼里,只留下一个小孔,孔外放一碟香油之类的调料。甲鱼在蒸笼里受热不过,就伸出头来喝一口香油。甲鱼熟了,香油也浸进五脏六腑了,再把梨切成瓣放在周围,就是生梨(离)死鳖(别)。

什么玩意!动物何辜,遭此荼毒?

这篇报道为你们人类冠以“残忍,会遭天谴!”的题目,我们虾族敬重刘将军这样的人物,也相信说“天谴”是由于气氛,然而我族而今告诉你们另一个事实。在你们人类之中,看不惯别人的恶行时,常会说“遭天谴”,然而你们也都明白对方是不怕的,因为其中有迷信的思想。但我虾族厉告你们人类,竖起耳朵听明白了:汝孟言人本善,汝荀言人本恶,西洋传人负原罪,皆差矣,而唯告子之人初无善恶论为上。人生而若白纸,始无善恶,是善是恶皆在后天涂画,善行一桩,留白一笔,行恶一回,留黑一笔,善行善者,是为善人,多行恶者,乃为恶煞。是非善恶,凭惯行也,惯行善,乃善,惯行恶,乃恶,以此可辨周遭行者孰善与恶。乾坤之下,惯行善者多,乃盛世,惯行恶者多,乃乱世。盛世间人,人多以福。乱世间人,人多以祸。而何成惯行善者与惯行恶者欤?自在“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其之间。

将者多屠夫,何也?始宰牛羊,羊跪不为所动,牛泣亦不为所动,宰羊一刀,其思想便多杀气一分,砍牛一斧,其思想再多杀气一分,久之,心无悲慈,念无仁义,其所行恶必化为思想而植入其脑海。然,事至此而罢乎?否!此久杀牛羊人,是乃存于世间!其屠刀肯向牛羊,得其所欲肉糜,又有何不敢挥向人世间,得其心中所欲乎?屠夫动了牛羊的恶念,而恶念动了屠夫的思想,少慈与悲的屠夫行走在人世间,为将的屠夫最爱屠城,城郭之内,男女老幼,无一幸免,皆陈尸也,或有问:平民百姓何以遭此难也?!又何以遭此天谴乎?!呵呵,因即在“屠夫屠得肉,以供无辜平民百姓所消费也!”然平民百姓无辜乎?但若其不食肉糜,世间怎得有屠夫?!此乃杀了牛羊,不外乎自杀也!兹并非天谴也,而乃自作孽,不可活!此悲剧中,无一人无罪,无一人善终,似最无辜者之平民百姓乃元凶也,以为吃着牛羊的肉,又何尝不是在吃人肉?

搞清楚了,天谴有也好,无也罢,但要知晓,人类对动物所造的恶,必将通过人类传给人类,尤其多食肉者。

人类三宗罪——老黄牛状告人类:撒弥天大谎啊!

图片关键词

近来,蝗灾泛滥,老牛我先藉此讲一个关于灭蝗鸭的故事:

2000年5月,新疆北部发生了特大蝗灾,这是新疆连续第三年发生大规模的蝗灾了。据当地有关部门统计,截至5月25日,新疆遭受蝗灾的总面积为3005万亩,其中重度灾害面积近1600万亩。由于当时还未到蝗虫卵的孵化盛期,受灾面积还会继续扩大,预计将达到4000万亩。从新疆灭蝗指挥部的灾情通报显示,当地的主要蝗虫种类为意大利蝗和亚洲飞蝗,蝗虫密度极高,每平方米可达数千只,在灾情最严重的塔城和阿勒泰地区的某些地方,蝗虫密度更达每平方米上万只。

今年新疆发生大规模的蝗灾主要原因是,由于去年新疆的蝗灾发生面积巨大,防治不足,蝗虫残留基数较大,加之去年蝗灾严重的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未对本国蝗灾采取措施,致使入秋后,大量羽化的蝗虫迁入我国境内栖息产卵,今年大量的蝗虫就繁殖出来了。

鸡兵不堪重任

过去在人类与蝗虫的斗争中,人类往往是采用农药灭蝗的手段。虽然有机磷农药具有成本低、显效快等特点,但如长年持续使用有机磷农药灭蝗,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将是严重的。有机磷农药在灭蝗的同时,往往将蝗虫的天敌一起杀死,破坏了环境和生物链,而蝗虫的抗药性又一代比一代强,用药量也不得不逐渐增加,这样恶性循环,严重污染了当地环境。

因而人类开始寻找新的更环保的灭蝗手段,从80年代开始,新疆就积极推广农户养鸡灭蝗。据新疆治蝗灭鼠指挥办公室副主任赵新春介绍,由于新疆地形特征比较适应生物灭蝗,新疆因地制宜,推广用鸡灭蝗,先由科技人员在已有的鸡种中选出合适品种,然后推荐给农户,签定协议,农户每灭一亩地蝗虫,补贴3角钱。在蝗灾不重的年份,靠鸡可以完成50%以上的灭蝗任务。

蝗虫一般只有两个月左右的生命期。在蝗虫出生两个星期左右是生物灭蝗的最佳时期,这时蝗虫不会飞,鸡鸭吃起来正“爽口”。

赵新春告诉记者,经过实际考验,发现鸡的抗灾和抗疫能力太差,每年灭“蝗”战役下来,最少要损失10%以上。今年他们有一个新发现,鸭子的灭蝗能力强过鸡,而且抗灾抗病力也很强,两个月治蝗期下来,损耗不足5%。

赶浙江鸭上阵

 

由于用鸭灭蝗比用鸡灭蝗的效果好,今年在新疆遭遇蝗灾时,在灭蝗战役中,除采取化学药物外,共要动用了50万只鸡和10万只鸭。但是新疆养鸭的历史不长,养鸭子的规模也不大,要动用十万只鸭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一些精明的商人就想到了江南水乡的浙江。浙江每年有5000万只的鸭子出栏,而且有全世界最好的产蛋鸭之一的江南系列鸭。

今年7月4日至7月25日,经省农科院的牵线搭桥,杨大元所养的3万只“鸭兵”作为灭蝗“战士”分批登上飞机,空运至新疆灾区。这些参加扫蝗救灾行动的“鸭兵”,为杨大元的“樱桃谷”鸭仔,“年龄”仅为45天。

由于生意上的保密原因,杨大元只知道自己的鸭子通过中间商运到新疆灭蝗,但他并不知是哪个当地农民买走他的鸭仔,鸭仔们在哪个草场战斗着。只是他特别关心新疆的灭蝗进展,老从报纸和电视上寻找着新的消息,他很希望某一天有消息说,他提供的鸭仔在新疆已经战果累累。

“丑小鸭”草场成英雄

正如杨大元所期望的那样,果然,有浙江鸭参与的十万“鸭子大军”在新疆草原投入战斗后,效果明显。到8月底,新疆至少有100万亩优质草原上地毯般覆盖的蝗虫被鸭子彻底歼灭。鸭子成了新疆“抗蝗救灾”的英雄。这支今年首次正式投入灭蝗的部队,以辉蝗的战绩得到了新疆灭蝗最高司令部———新疆治蝗灭鼠指挥办公室的首肯。他们在考察后指出:鸭子捕蝗能力强、捕食量大、“军”纪严明,出动鸭子是草原清剿蝗虫、保护生态最为行之有效的好办法。

鸭子的养殖户们也成了草原上最受欢迎的人。牧人马永刚就带着他的5000只鸭子受邀转战在乌鲁木齐东山区芦草沟乡的2万亩草场,以每天数百亩的速度推进,后来由于草场太大,为了节约时间,他每天用拖拉机运送鸭子到新战场。仅一个多月,这片原先每平方米有400只以上蝗虫的草原也得到了解救,重现旺盛生机。

据牧民们介绍,鸭子吃蝗虫的场面是很有看头的。草场上,鸭掌踏过之处,蝗虫纷纷跳起来,鸭子用它弹簧般灵活的脖颈在空中啄食,犹如武林高手用筷子夹苍蝇般弹无虚发。马永刚说“一只鸭子一口气能吃100多只蝗虫。”鸭子每天进食两次,早上四五点钟,天刚露明,鸭子们就自己出去吃蝗虫,几个小时后,就到附近的小河沟里喝水、休息,下午7点多鸭子再次出动,直到晚上9点多太阳落山时才回来。第一次养鸭的马永刚对鸭子的守纪律性深感惊奇。他说“鸭子太自觉了,我几乎不用费心,它们出去、回来全是分成几个纵队,每个队中鸭子一只跟着一只,真像训练有素的部队。”

灭蝗鸭成了抢手货

前些日子,乌鲁木齐市出了条让其他各省鸭农眼红的新闻,这条新闻是说乌鲁木齐市芦草沟乡农民王学智的灭蝗“丑小鸭”成为抢手货,4000多只鸭子在短短几天里被抢购一空,王学智因此获利近3万元。

王学智没有想到,行动笨拙的“丑小鸭”,不仅成为治蝗的好手,而且给他带来了财富。王学智赶着5000只鸭子进入天山牧场灭蝗,不仅消灭了2万多亩草原上的蝗虫,而且当初刚出壳的“丑小鸭”,现在体重已达2公斤左右。

灭蝗的鸭子刚下山,便被一些精明的酒店老板和小商贩们盯上了,前来收购。这些吃高蛋白的蝗虫、喝天山冰雪融水的鸭子,肉质鲜美,是名副其实的绿色食品,深受人们欢迎。在乌鲁木齐川力绿色农庄酒店的吧台上,一块醒目的牌子上写着:灭蝗“丑小鸭”。前来品尝的食客络绎不绝。

这篇网上的报道,老牛我把重点说三遍:一块醒目的牌子上写着:灭蝗“丑小鸭”。前来品尝的食客络绎不绝。一块醒目的牌子上写着:灭蝗“丑小鸭”。前来品尝的食客络绎不绝。一块醒目的牌子上写着:灭蝗“丑小鸭”。前来品尝的食客络绎不绝。

这醒目的牌子上何止写着“灭蝗丑小鸭”,而是用血淋淋地、极具讽刺地写着“大写的丑恶人类”。我老牛又何尝不是这小鸭,为人类拉犁耕地一辈子,到头来不也少不了挨刀屠宰吗?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事是发生在崇尚仁义的国度。孟子有言,何为仁也,见牛不忍其为宰杀,而生恻隐之心,此心即为仁也。然,在孔孟之道的起源地,在孔子学院向外输出的时代,在“仁”最被推崇的时代,您可以想象十几亿张嘴的后面,每一天有多少生物被你们人类屠宰吗?好一句“君子远庖厨”,避而不见便当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君子之为吗,一个一个都嘴里衔着血肉,就不想想嘴里嚼的肉怎么来的吗?血肉吃饱了,又拿起教杆,君子模样地教道:“孟子有言,何为仁也,见牛不忍其为宰杀,而生恻隐之心,此心即为仁也”。满嘴的仁义道德文章,又满嘴的猪牛羊鱼肉。但凡有点脑子的外国人,看到中国宣扬的仁术,都应该会联想到这个国家肯定这方面做得好,不忍再杀我们牛等动物,呵呵,等这个外国人到了广东,那才叫开了眼界。中国十几亿人每年吃掉的牛羊猪肉要是绕着地球铺,可得把地球捂得看不见天,吃这么多,杀这么多,又还要满世界讲仁术,这可不是弥天大谎?!好大一个谎,旦食肉者,皆有份。仁者好人也,不食肉者乃为仁者,见庖厨内屠宰事而拒肉是乃君子也,以此观之,好人与君子多在少林间。

人类四宗罪——无皮蛇状告人类:还我皮来!

图片关键词

我们蛇类在这片土地上的历史堪可溯及上亿年,而你中华上下又才多少年?!若谈神话,女蜗造人的事情应该人尽皆知吧,她是中华民族共认的创世女神。东汉著名文学家王逸在给《楚辞》作注时写道“女娲人头蛇身。”东晋著名学者在给《山海经》作注时说:“女娲,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变。”这个神话你们以后就休再提了吧,你们人类能造出来在神话界还有我们蛇祖百分之五十的功劳,这个让其余国家的人读了你们的神话,再看看被你们拿剪刀减掉的蛇头和剥了皮的蛇身,怕也不是那么光彩的罢。若谈现实,我来告诉你们我们是如何被屠宰的罢:用棍棒打死或把活蛇从笼中取出后摔至昏死,用尖利小刀在蛇腹正中作一直线剖开,蛇颈处划一环形,并用刀剁去蛇头。剥皮时一只手抓住蛇颈,另一只手抓住蛇皮,顺势往尾部方向撕扯,剥下完整的蛇皮。甭管什么操作,热水里活挨烫那是必须的,喊都让你没嘴喊。

图片关键词

可笑的地方在于:我们在人来的眼里是冷血动物,没得情感的,但和人类相比,到底谁更冷血?人类冷血地屠宰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冷漠这种东西映射到了屠杀者的心里,也弥漫到了过往路人的心里,而后冷漠便如传染病一样在人类世界里传播。我们不贪图什么天谴,也不希冀什么报应,只是你们人类的所作所为终究会在你们每一个人的内心留下种子,正是唯物论所讲的实践影响意识以及事物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人类的屠宰虽然消灭了我们,但冷漠扎根进了他们的内心,而冷漠的人会在人间做出冷漠的事,世间能有多冷漠,就看肉类供应量有多充足,世间有多少冷漠的人,就看有多少人在饕餮肉食,你们继续吃,这个世界不会好了。雪崩的形成,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还记得小悦悦事件吗:百科记载,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本名王悦)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你又不是天之骄子,怎敢妄想自己不会是下一个小悦悦?冷漠不是传染病吗?是的,它也出自被人类屠宰的我们,然后屠宰者染上了冷漠,而后传染了多少人?据小悦悦事件来看,第19个人救了小悦悦,传染率约为95%,这样的世界希望你们喜欢,也就是说,假若你以后陷入危险而需他人帮助,那么会有5%的概率获救。

人类五宗罪——白鸽状告人类:还我头来!

图片关键词

人类唤我为和平鸽,而后便将我屠戮。

先说你们人类为什么选我们作和平象征。

《旧约·创世纪》记载,上古洪水之后,诺亚从方舟上放出一只鸽子,让它去探明洪水是否退尽,上帝让鸽子衔回橄榄枝,已示洪水退尽,人间尚存希望。诺亚知道洪水已开始退去,平安就要来到。洪水退去后,在世间一切生灵面前呈现了长满绿色树木的山谷和开着鲜花的幽静小道。从此,人们就用鸽子和橄榄枝来象征和平。

再来说下你们如何将我屠戮。

水深法:传我们的血营养丰富,不能浪费,就一般用水来溺死,或者如网上这段描述:

我家都是婆婆买菜烧饭,我N年没去过菜场了。最近怀孕自己都不知道吃啥,所以婆婆有时叫我自己去菜场买。今天忽然想吃鸽子汤和荠菜饺子,就带上儿子去买了,在菜场遇见儿子同学的妈妈,我没买过鸽子,就拉她陪我去买。25块一只,卖鸽子的大妈随手从笼子里抓起一只往旁边的大不锈钢锅里一扔,盖子一盖!当场把我们三人吓傻了,活生生的鸽子啊,就这么唰一下扔开水锅里烫死闷死了,好残忍。一个小生命就25块啊,转眼就没了!杀鸽子我头一回见着,吓我一跳,儿子也有点吓到了,一个劲的催我回家。

火热法:这种方法是烧烤店的通常做法。据报讯:一只大手探进铁笼,拖出一只拼命挣扎的鸽子,左手反剪鸽翅,右手拧住鸽脖,一用力,鸽头脱落,鲜血喷涌而出……当晚8时许,大排挡迎来食客高峰,陆续有人点烤鸽子。在马路牙子上的大树下,摆着两个铁笼子,里面关满了活蹦乱跳的鸽子,一男服务员走过来,拖出一只鸽子,拧住鸽脖,鸽子头就脱离了身体……两分钟内,这名男服务员就拧掉了10只鸽子的脑袋。简言之,上火烤烧之前活揪鸽头。

人类你们还是停止使用我们的形象来期待和平的到来吧,没有了头,我怎么携带橄榄枝?你们中的很多人并不认为我们动物与你们人类平等,但谁又不是有嘴有眼、一张嘴、两个眼睛、两只耳朵、身子里有血也有五脏六腑?见我们不如你们人类强大,所以人为刀俎,其余动物皆为刀下肉糜,殊不知平等的真实与内涵只存在于强者与弱者之间,强者因为心中有平等之念而善待弱者,这样的平等才具有价值。然而,我类动物孱弱,人类便大吃特吃,又为了可以大吃特吃而大开杀戒,那倚强凌弱的病毒便自我们发出,你们人类中的强大者便会霸凌你们人类中的弱小者,只有平等才有和平,不放下向我们举起的屠刀,你们人类也终究无法找到真正的和平。

人类六宗罪——浣熊状告人类:我还能穿上我的皮吗?

图片关键词

“爸爸快看,妈妈在对我笑呐!”

我是那只你们人类纪录片中被剥掉皮但还没死,在同类的尸体上艰难地站起来,回望自己没皮身子的浣熊。我并不是死于其它的国家,而是为人活剥于中国,那个总是喜欢说自己勤劳善良的地方。你们去看看那个纪录片吧,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人生迹遇艰难坎坷,如果你身患抑郁,如果你总有太多的烦心事,那就去看看这个纪录片吧,和你们一样有血有肉的我们,在你们人类面前究竟是多么的无力,究竟多么的任人宰割,究竟是多么的永无生天,而你们,或愤懑、或烦躁、或抑郁,但生而为人,便是你们操控自身命运的最大资本,起码,不会有其它生物去活剥你们。你们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皮草消费国,也是主要的皮草动物养殖国和皮草加工贸易国,你们怕是不会想得到这背后所隐藏的生命悲剧。不知不觉,一秒钟的时间就过去了,而就是这一秒钟的时间,便会有一只动物死于皮草交易。究竟人类有多高级?!在杀死其余生命的手段之残忍上,你们的确是高级多了,禽类进食比你们文明,兽类进食同样比你们文明。高级在你们有感情吗?可你们做的事远比禽类与兽类更加冷血。高级在你们更为聪明吗?的确,你们仗着聪明便可以对其它物种、其它族群大加杀伐,你们人类的足迹到达哪里,哪里便只有你们人类生活下来,你们人类的存在意义,尽管聪明,不过也只是一颗癌细胞。

人类七宗罪——穿山甲二次状告人类:好了伤疤忘了疼!完全不长记性!

你们人类有句话叫“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然而,你们自信这次疫情过去之后你们不会恢复到之前的作为吗?应该你们自己都知道,大概率还是从前干什么之后还干什么吧。但凡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想要避免这种情况,就仔细看看后续大熊猫说的话,你们人类还有句话叫“字越少,事越大”,那我今天郑重代表除人类外的生灵告诫你们人类:非典是一,放你一马,新冠是二,两不相欠,但若有三,只多不少。

图片关键词

熊猫诫告人类:做好你自己就行了,别管别人。

首先声明,我并不是人类和其余生命之间的和事佬,你们可能以为你们人类对我们熊猫很好,把我们当宝贝,但我要告诉你们我们为什么成为宝贝,我们是因为濒危而成为宝贝,为什么濒危?那拜你们人类侵占我们世代林园所赐。本来你们不打扰我们,我们生活得好好的。后来你们把我们弄濒危了,然后在我们快死绝了的时候没让我们死绝掉,那你们杀人杀到快死人后不杀了,那被杀的人是不是要很感谢你们呢?所以,我们熊猫并不是和事佬,你们是我们栖息地的侵犯者,换位思考,我们该感谢你们人类吗?你们人类不来,我们根本不会有濒危乃至死绝这一大祸可好?然而在与人类的接触中,我们仍能发现那些善良的个别人,不是那些只在脑子里善良的人,而是那些稀少的心里善良然后还行动了的人,为了这些人着想,我们才要给你们人类说些话,免得这些人被无故连带。

1.      真的别把你们人类太当回事,这个星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了,而你们人类统治地球才200万年,何其短也,就你们人类存在的这点时间能把存在了46亿年的星球搞清楚?!可能吗?!谁都别看不起谁,你们以为平常见到的蜘蛛、蜻蜓没有统治过地球?你们以为平常吃的鱼、虾没统治过地球?别以为学了几个规律、会利用几个规律就可以横行霸道了,你们不知道的事情海了去了,难道不是吗?连小得看不见的病毒也能让你们家里蹲好几个月不是?诫告你们重新定位下自己,摆正下自己在这个星球的位置,有的人说别的动物也吃比它小的动物,所以你们也吃,那这样,把自己和禽兽比的人,以后继续持有这种观点,认为自己和普通动物有区别的人,不要用这种比喻来挡箭。都由了你们了,说都一样,然后吃吃吃,又说不一样,自己就高级,真新鲜,人类就是了不起,呵呵。还有人说吃蔬菜也残忍啊,所以吃动物也成,我发现你们人类是真的蠢啊,真的聪明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也得我出来解释。我奉劝你们人类,同形体的物种尽量少吃,都是两个眼睛、两支耳朵、带脚带腿、有头有尾的,就和你们人类被杀时会喊会叫会害怕一样,那些动物被你们人类杀时也会疼、会喊、会叫、会害怕,有人说蔬菜被热水煮也很残忍,那蔬菜痛苦的求救声、嘶喊声你们听到了?谁听到了留言去!猪牛羊被杀时,那嘶喊声听不到?!还有,有谁要求你们完美吗?!虽不足,向往之而尽力行之便足矣。能发一份光,便发一份光。这才是一个人最大的价值,而不管别人怎样。按照你们的说法,要吃蔬菜,已经是残忍了,那就要残忍到把动物也吃了?五十步怎么不可以笑百步,吃三克的毒药怎么不可以笑吃三斤的毒药?为什么非要因为吃蔬菜这百分之一的不足而把这不足扩大成百分之九十九的不足,把人类以外的动物全吃了。还有,吃每一种动物,没有相应的传染病出来,那你们谁听过人吃蔬菜吃过来传染病的?即便吃蔬菜是人类百分之一的不足,但你仍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机会去做个好人啊,何必因为这百分之一的不足而堕落到必须要变成个黑暗恶煞。我们大熊猫99%吃竹子,也没有100%吃蔬菜啊,那也不妨碍我们拉的屎是香的啊。不信去查百度,看我们的粪便臭与否。还有一种杠精,还有一种邪恶的说法就是吃啥补啥,长好身体就要多吃肉,只吃素不健康,那长颈鹿、大象比老虎狮子长得小?那我们熊猫祖先同时代的剑齿虎、洞狮那些都灭绝了,为啥我们熊猫还活下来了,不应该营养不良死掉吗?开头我就说了,我没打算救所有的人,觉得我们说得有道理,那就按我们下面倡议的做,觉得我们说得没啥意思,那我们也不妨碍您该咋干杂干。所以,杠精别来。

2.      劝诫你们人类趁这次疫情设置一个“茹素节”或者选用其它随便什么名字,节日可以纪念战疫英雄,如李医生等。也算是这次疫情可以留下点什么,不至于像之前说的过去之后,该咋样还咋样,直到下一次灾难又来。同样地,设立这个节日,也算是弥补下中国人这次在国际上受损的形象,这次疫情不止有你们中国受难了啊,其他很多国家也有疫情的,难道什么作为都不给一个吗?这个节日的设立也是为了不让疫情重演,之前也有很多为野生动物设立的节日,但时间都分散开了,反而没什么效果了,这一次这个节日希望为所有野生动物而立,而你们也应该明白一点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你们自己了,不贪嘴,无杀害,无疫灾。这一次,这个节日倡议大家保护所有的野生动物,即便是为了最终保护所有的人,而这需要每一个人行动起来,造这个节!每在这个节日,可以宣传少吃肉多吃素的理念,短时间估计没有几个人可以达到我们熊猫这样99%的食物是竹子,但起码要开始踏上征程,最起码要有“定量吃肉”这样的理念出来,还有就是可以播放动物保护教育片,让包括儿童在内的所有人在人与动物实际不平等的地位中树立起真正的平等理念,总之还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藉这个节日传达,建立起来的话,这个世界该更加和谐一些吧。

3.      生气了,就别再说天谴了吧,天谴该是没有的,但要坚信:人每做一件事,都会对自己的观念产生影响,而人自己的观念不仅会影响自己也会影响到别人。人类对其他生命所做的事情,也终将通过人类还给人类,就如传染病。

图片关键词

微信同号
7*24接待
位置地图
QQ客服